{{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2018:地方實力派如何走向地方“勢力派”

2017年,K12教育培訓業很平靜,除了在線教育依靠流量變現創造出月營收過億的與融資額不斷刷新的數字新聞外,傳統的K12教培業新聞點還是新東方與好未來的“城頭變幻大王旗”,這些新聞都讓人司空見慣;唯一讓人眼前一亮的,是區域品牌慢慢走進公眾視野,上海四季教育在美上市可以說是地方教育機構的最大新聞,給了眾多區域龍頭機構信心及希望;而李開復的創新工場領投河南平行線機構8000萬,讓二三線城市的地方實力派歡欣鼓舞。


blob.png



一方面,說明中國教培業日趨成熟,資本關注點已經全國性品牌轉身區域性品牌,從一線城市下沉到二三線城市,區域品牌開始擁有更多的機會。

2018年,區域市場的龍頭機構,不但要有實力,更要有勢力(通常是指品牌影響力),有了勢力,不但可以更強的盈利能力,更重要的是,機構本身的估值也會水漲船高,在不斷強化的資產證券化的時代,值錢比賺錢更重要。

但在目前,多數教育培訓機構并未意識到這一點,大家似乎更喜歡“悶聲發大財”,在過去可能是因為那個(你懂的);在新修改的民促法確認盈利身份之后,就要開始注重自身規范化運營及綜合品牌建設,才能發展得更為良性,才能完成更多的品牌價值變現。

2018年,教培業地方實力派如何真正成為有品牌的“勢力派”?筆者作為一名深耕教培業多年的品牌營銷看官,認為區域品牌機構可在這三方面發力,成為名副其實的勢力派的勝算較大。

資本賦能 

(典型代表:上海四季教育  河南平行線教育 )

如本文開頭所述,從2017年開始,各類資本紛紛對區域龍頭機構表示了極大的熱情,畢竟,深耕地方的區域教培機構,不但具有相當的實力,更是未來各類在線教育內容及產品分發的核心渠道,不可小覷,因此可以預見的,2018年對地方實力派的投資案子會更多。


blob.png


而地方實力派一旦接受投資或掛牌,馬上聲名鵲起。在一個區域市場,哪一家機構率先接受資本投入,往往會被視為實力與品牌的象征,而獲得更多的曝光度,在招生與招師方面擁有更多優勢。在筆者看來,后者要比前者更重要。

一位被全國性品牌投資的校長曾經告訴我,并購后這家全國性品牌機構對地方性機構的招生支持變化并不大,因為原來地方性品牌的影響力在當地更加深入人心;但在校園招聘上,那簡直是天壤之別的變化,因為有全國性大品牌的背書,應聘的人員多,素質高,待遇要求也不高,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十年前的招聘情形,讓這位校長感慨“不是現在老師不好招,是我們沒有品牌號召力”。

更多時候,投資方不僅僅是錢的投入,資本的背后是有綜合的資源對接與強大的管理能力,往往拿到投資的地方性機構,其管理能力與外圍公共關系也會得到明顯提升,從而獲得更加理想的發展環境,因此,業務倍增也是極為正常的事情。

組織賦能

(典型代表:河南晨鐘教育   山東大智教育)

今年十九大后,各地根據中共中央辦公廳下發的《關于加強民辦學校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精神,要求做到批準設立民辦學校和教育培訓機構與黨的建設同步謀劃、黨的組織同步設置、黨的工作同步開展。培訓機構的黨建工作被提上重要日程。

在筆者看來,教育作為一種政治制度,本來就與國家的意識形態與組織管理密不可分,但由于過去教育培訓機構的規范管理相對非常松散,導致這一塊工作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而有“先見之明”的一些教育培訓機構,因為黨建工作做得比較突出,而獲得組織賦能的大有人在,河南晨鐘教育與山東大智教育就是典型榜樣。



blob.png


在隨后的工作中,教育培訓機構不能只把“黨建”工作作為一種標簽與任務,而是利用組織賦能,加強與相應部門的溝通與協同,獲得更多社會認同與政府支持;同時,也可以向“黨建”學管理,在自身的學校文化建設與凝聚力方面,也會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平臺賦能  

(典型代表:浙江子軒教育  河南駐馬店睿源教育)

在這個時代,單槍匹馬創業成功的機率愈來愈小,而靠團隊才能有機會贏,而靠平臺支持加團隊運營就一定贏。

作為教育培訓行業,長期以來因為行準入門檻低,所以散亂弱就成了行業常態,各自為政,自立門戶與區域內惡性競爭的事情不在少數;而各家掌門人也因為這個原因,行業缺少協同,標準化與專業化程度低,與全國性品牌差距大。這也是全國性品牌所到之處如入無人之境的主要原因。

因此最近幾年的地方實力派的區域龍頭機構并不好過,前有全國性品牌機構依靠資本與品牌的圈地運動的生源蠶食,后有小微機構與在校教師“最后一公里”的生源截流,2017年又加上來自“線上”教育機構(主要是外教口語與一對一)來勢洶洶的生源吸引,利潤率下降已是地方實力派心知肚明的痛點。

因此,區域實力派機構可以采用平臺策略,放大格局,把區域內個體聯合起來形成區域聯盟,利用平臺賦能,聚沙成塔、互相抱團,加強內部合作,一方面聯合招生招聘,降低各項運營成本;另一方面聯合進行房租談判與項目產品集采,打造教育綜合體,就能拿到更多的市場份額與話語權,成為名符其實的“勢力派”。


blob.png

blob.png


浙江寧波子軒教育集團與河南天中菁英教育集團就是典型案例,前者從縣級起家,做到過億的市場體量,后者是在河南一個地級城市,通過與十二家文化藝術類機構整合成區域聯盟,聯合招生與師訓,都獲得倍增速度,這就是區域整合、平臺賦能的結果 。

2018年,從地方實力派到“勢力派”,你準備好了嗎?

發展到一定時期,地方實力派迎來的就不是被收購而是合作甚至是聯合上市,在目前全國性品牌還未完全進入的三四線教培市場,這也是一種極佳的發展策略。  

 從實力派到“勢力派”的三種賦能方式,第一種與第二種非一日之功,起點也比較高,但第三種平臺賦能對大多數實力派來講,是相對容易實操落地的。

從2005年成立的中國教育培訓聯盟平臺,13年來已在全國建立了四十余個省市分盟與學科分盟,而這些分盟主們也都通過聯盟平臺賦能,不但成為當地的教育領袖與勢力派,并且自覺主動推動著區域教育培訓業同行的交流與發展,成為教培業一道亮麗風景線。

2018年,聯盟迎來第14個發展年頭,也步入了發展的快車道。為更好做到各區域教育機構落地支持的“最后一公里”,也為了幫助更多地方實力派通過平臺賦能成為有品牌的“勢力派”,特面向西北五省率先選拔五十位區域分盟與學科分盟“盟主”侯選人,并在2018年1月16日-17日在西安舉辦的中國“絲路”教育培訓行業發展大會上亮相。

開辟新起點,謀求新動力。

如果你是有實力、有思想、有擔當的地方機構,期待你與聯盟平臺攜手共進,通過平臺賦能,促進當地教育培訓業的抱團發展,成為“勢力派!”

附: 

一、西北五省侯選區域分盟盟主單位名錄:

 市、縣區域分盟的主席及副主席單位、秘書長及副秘書長單位 

二、西北五省侯選專業委員會主任單位名錄: 

省、市級專業委員會的主任及秘書長單位(不設縣級,不設副職)

三、專業委員會名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