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學在衡水考在深圳:警惕分校模式成高考移民新渠道

1.jpg

距離高考僅剩一個月,深圳的一些家長和學生不淡定了。這突然而來的情緒,源自一場二??荚?。

和以往的模擬考試不同,這次考試,在深圳的地盤上,突然殺出了一群異域黑馬。注意,是一群,不是一兩個。而且,還都是來自同一所民辦學?!辉磳W校。

一場學校聯姻下的“成績突變”

有數據為證:以往默默無聞的富源學校,此次在深圳市高三第二次模擬考試中,“碾壓”深圳四大名校,理科全市前10名中占了6名;全市前50名里,富源學校也占到13人。

2.jpg

網傳的深圳二模各校成績單,富源學校表現優異

這讓家長起了疑:難道這所學校有什么靈丹妙藥,可以讓學生在短時間內集體成績突變?

還真有。淡定不下來的家長們調查發現,這場突變源自一場穿越大半個中國的“婚禮”。那是2016年的秋天,富源學校突然宣布,與河北衡水中學聯姻,掛牌成立了“衡水中學深圳富源分?!?。衡水中學,如雷貫耳,家里有礦——高考工廠。

傍上衡水的富源,自然尖子生源源不斷。比如,有細心的家長就發現,2018年富源學校高考“高分層”,較往年已有激增跡象,有9名學生考入北大、清華。更耐人尋味的是,其中多名學生的名字,還出現在河北多所學校的成績宣傳報道中。

河北遠在華北,深圳位于大陸最南端,為什么深圳的考生,不止一位被河北的學校用來宣傳?

關子賣到這里,想必很多人都想到了一個在高考江湖流傳已久的物種:高考移民。

3.jpg

網友扒出來2018年高考深圳富源清北考生來源

一位家長即直言不諱:“如果將這種聯姻,變成事實上的高考移民新渠道,那將對廣東學生的高考公平構成挑戰,也是樹立了片面應試教育、唯分數論的不良導向?!?/p>

學在衡水考在深圳的公平擔憂

事情被家長爆料后,深圳市成立專項工作小組進行調查,廣東省教育廳也下發通知,要求各地成立“高考移民”專項行動工作組,對外省轉入生轉學條件進行排查。

據新華每日電訊報道,深圳市有關部門在回復新華社的采訪時表示,富源學校今年進入“深二?!鼻?00名的學生中,有1名學生初中就在深圳市就讀,1名從河南省轉入,其余10多名學生均從衡水第一中學轉入。

而記者采訪的多位家長和學生講述,富源學校成績“逆襲”大致有兩種辦法:1.從河北挖尖子生入廣東戶籍,在深圳高考;2.招廣東的學生,學籍掛在富源,送去衡水上課,再回深圳高考。

4.jpg

答案似乎越來越明朗了,但卻愈發細思恐極。

近年來,衡水一中通過在全國各地開分校的方式,不斷擴展衡水模式,尤其是到一些經濟發達地區,有人戲稱這是素質教育向應試教育投降?!八刭|”和“應試”之爭暫當別論,現在的問題是,衡水一中涉嫌把“次尖”學生調到深圳高考,或者把深圳學生調掉到河北學習,高考再返深,這就嚴重破壞了教育公平。

我們都知道,判斷一位考生是不是高考移民的主要依據,就是他的學籍、戶籍、以及家長的工作居住地點在哪里。但是現在的苗頭是,通過這種異地辦分校的模式,很容易把學生及其學籍在廣義上的“學校內部”轉來轉去,甚至實現肉身和學籍的分離。如此一來,一些高考移民或許沒有其名,但卻有其實。

更要命的是,以往我們談高考移民,大都是家長個人通過經濟或權力運作,把孩子安排到錄取率高的地區考試。但是現在,類似的操作可能已經上升了到了機構層面的規?;\作,而且通過層層外衣加身,更加名正言順了。

不得不說,倘若真如一些家長和學生反應的那樣,這種新模式非常具有隱秘性和便捷性,相應的監管也勢必要應與時俱進。單純的戶籍學籍普查,恐怕已經無力應對,關鍵還是要想方設法,嚴控上學地點和考試地點的一致性。

如果賦予了“身在曹營學在漢”的合法性,那么,毫無疑問就會引發模仿效應。這將極大的觸發考生的流動性:考生層面,會想著在分數線較低地區,置辦一套學籍及其他證明材料;學校層面,他們也會主動引進尖子生,為其賦名,空手套白狼地提升自己的升學率。

試問,在這種明修棧道、暗度成倉的“雙贏”下,豈不是要亂套了?

當我們討論公平時,必須處于同一個維度

或許有人說,如果是來自河北努力學習的苦孩子,在深圳參加考試,擊敗了家庭富裕但不好好學習的孩子,這未必不是公平。

那么,問題又來了,相對于那些沒有機會來深圳考試的貧困地區的孩子,這又算不算不公平呢?

再說了,深圳的家長也完全可以批駁:我們這一代人努力奮斗掙錢,好不容易為孩子爭到了靠前的起跑線,憑什么又要讓給別人?那么,我們相對于那些不好好奮斗的家長,是不是也處于不被公平對待的地位?

……

這將是一場無限循環辯論。如果一個辯論是無限循環的,那就是沒有意義的?;乜次覀冇懻摳呖脊降倪@些年,其終極原因是復雜的,多方面的,比如教育資源區域化的不平衡分布、戶籍制度的限制性規定等,而教育資源背后,還有經濟問題……

所以,我們只能一碼歸一碼,在同一個維度里就事論事,討論具體的問題。有一點是非常明確的:在現有高考制度和教育資源分布的背景下,“高考移民”在第一個層面,破壞的就是教育公平。

而這次深圳爆出潛在的高考移民新模式,就是要讓我們認識到,并不是符合相關的學籍規定,這種方式就一定合理了;并不是在程序上沒有問題,問題就不存在了。我們看事情不能只掃視表面,而是要望穿實質。

事實上,早就有網友就炫耀,自己高一到高三都在衡水上學,但始終是廣東學籍的考生。他的身份資料也都符合規定,他不是名義上的高考移民,可卻是實實在在的高考移民。

5.jpg

衡水中學標語

以前,這種學習地點和考試地點分離的現象零零星星,不被重視,這次富源學校一鳴驚人,趕出了一群黑馬,總不能也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