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家教,不是教培行業的出路

文章來源 : 創業家(ID:chuangyejia)

作者 : 正風

加緊學習,順勢而為

一個屬于教培的“黃金時代”結束了。


7月24日,“雙減”政策正式落地,70萬教培機構和上千萬從業人員,還是等來了這份已經在坊間流傳了半年的文件的正式發布。


資本最先嗅到了離場的“味道”,政策下發的前一晚,各大教育股便開始相繼崩盤,業內三巨頭——高途、好未來和新東方一夜蒸發掉千億市值,面對此情此景,行業再難平靜。


回顧過去,教培行業的變革其實一直都在悄然進行著,例如,民辦大學撤掉曾在火車站鋪滿的廣告牌,紅極一時的北大青鳥因為電腦普及被輕松干掉,成人英語培訓的“健身房模式”死在了白領智商的進化中……


但從變革的進程來看,沒有哪一次能如此般的迅速、激烈。短短幾天的時間,行業演變成了一場從未有過的大逃亡,在這場狂風暴雨中,所有人都帶著復雜的心情圍觀,見證歷史。


而今,這份復雜的情緒終究也傳導到了行業最直接的接觸者——家長和教師身上,進一步的整治與監管,或許才剛剛開始。


11

幾則新聞,透露出不尋常的信號


先從最近的幾則新聞說起,據新安晚報報道,7月27日,黃山市教育局組織人員突擊行動,在該市屯溪區某豪華別墅區的一幢別墅內,對屯溪一中教師呂某某涉嫌有償補課行為進行了現場查處。

黃山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對教師有償補課現象“零容忍”,這兩年也查處了多起教師有償補課行為。如果家長、學生以及社會各界發現有教師有償補課,請積極提供有償補課教師姓名、補課地點等具體信息,教育部門將堅決查處。


這條百余字的新聞雖然很快就淹沒在了當天熱點當中,但細究下來,整個事件的過程還是很有意思的,因為這位老師的“落網”,可謂是群眾、媒體和領導的強強聯合,頗有一番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的味道,我們不妨看下具體經過:


第一步來自群眾舉報,黃山市多位家長,“點名道姓”舉報個別教師存在有償補課行為。


緊接著是媒體暗訪,當地記者經過連續蹲守,以及走訪知情人員,發現屯溪一中教師呂某某,有在別墅補課的嫌疑。具體表現為,幾乎每天都有學生拎著文具袋進入呂某某的別墅,進入的時間點基本相同,每次進屋約兩小時后,學生又前前后后一起出來。


最后是突擊行動,根據家長和媒體提供的線索,市教育局組織專門人員與設備,在那幢別墅里進行了現場查處。目前教育部門還在深入調查中,表示之后將根據事實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無獨有偶,這幾天,湖北孝感、黃岡、宜昌等多地也在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整治活動,但其做法可能讓教培從業者較難接受,因為從專項整治行動看,基本都是各地“掃黃打非”辦公室聯合教育、市場監督、文旅市場綜合執法等部門聯合行動。

一時間,有校外培訓從業人員向所屬協會組織反映,被列入掃黃打非對象,是對千萬校培從業者的人格侮辱。


實際上,“掃黃打非”只是文化市場管理上的一個專業術語,其執行的是維護國家文化安全和文化市場秩序的任務,而在湖北省此次專項整治活動中,“掃黃打非”辦的具體工作主要是嚴厲打擊銷售和贈送非法出版物的行為上,也當屬“分內之事”。


只不過大家可能更多的關注在了“掃黃”的部分,而忽略了“打非”也是其重要的一項內容,當然,將校外培訓納入“掃黃打非”范疇,也確實不大好聽。


但話說回來,無論是別墅補課被抓還是“掃黃打非辦”協理查處違規校外培訓,監管層所釋放的信號已足夠濃烈,那就是不要再幻想“小黑”機構和家教會成為承接校外培訓機構的有效方式了。


尤其是在公辦教師的有償授課上,無論是做家教,還是開補習班,如果說此前監管部門還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話,現在真的是重錘在手,殺一儆百!


2

家教真是未來的好生意嗎?


或許是意識到了在國家重拳出擊下,拼課外班、拼大機構這條路的確走不通了,一些“雞娃”家長私下里開始商量新的對策,比如,私下幾個人集資,團購某位優秀老師前來小班授課,或者干脆咬咬牙,高價聘請1對1家教。


包括一些機構也有著同樣的想法,讓老師和家長直接聯系,然后上門去輔導,這樣一來好像就沒什么把柄了,畢竟在家里上課還是很難被突擊檢查的,由此,轉型做家教似乎也成為了眾多教培老師的首選,更有人甚至喊出了“機構的冬天將成為家教的春天”。


大家都認為,“家教”不在政策射程之內,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在中央就“雙減”印發的《意見》中,第14條明確提出要“規范培訓服務行為”。


這里雖然表述上以機構代筆,但政策實質針對的是學科培訓,而不是具體誰在做,不管是校內校外機構還是個人,都一樣被管制。要知道,政策性文件,不同于法律文件的“法無禁止即可為”,沒點名不代表就不在其中。


也就是說,不管是在職老師、代班教師、社會人員,還是在校大學生,政策首先針對的是學科培訓這個事兒,只要沒有取得相關證照、不在規范內開展學科培訓就是違規的。


只是家教等比機構更隱蔽,不好查處,但不能理解為不會查處,再加上目前沒有出臺相應的處罰標準,這才讓人有了鉆空子的空間。


以當前的情形來看,現在的整頓步驟是:先整治有證機構,治理成本最低,見效最快。同步或下一步整頓無證機構,需要聯合街道社區甚至公安,需要協調,或在社會招募監督員,絕不會允許暗度陳倉。


最后是整治家教,由于整治成本高、難度大以及暫無明確的處罰標準,家教市場的整治可能會成為一場長期的貓鼠游戲,當然,從查處“別墅補課”一事來看,群眾舉報的力量不可小覷,未來,誰也不能保證因請家教而被舉報的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此外,對于“雞娃”家長來說,在愈發高壓的監管環境下,即使有錢找1對1的家教,找到一個好的老師也只會越來越難。


優秀教師本就是數量十分有限的稀缺人才,在后續出臺的各種規范文件的壓力下,在編教師中有多少人會逆政策而動,冒著被嚴厲處罰甚至取消教師資格的風險,賺取一時的補課費,也是可以預見的。而對于每小時數百甚至上千元的家教費用,這也不是普通家庭能夠長期負擔得起的。


顯然,家教市場并非是一個待采的金礦。


3

加強學習,永遠是正確的選擇


值得注意的是,與監管政策和個體家教同時出現的,還有對于教育公平的討論。


在知乎“如何看待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的問題下,一則講述韓國取締打壓校外補習班效果的回答獲得了高贊。該回答指出,當校外補習班被禁止,權貴家庭的秘密上門家教卻日漸盛行,意外地挫傷了教育公平。


隨著教育與市場融合加速,在優勝劣汰的市場效應以及資源不斷向勝利者聚集的馬太效應下,人們對教育功利化、階層化的擔憂其實也不無道理。


人性都是趨利避害的,你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政策雖然重新明確了大家統一的起跑線,但誰能保證沒有人會偷跑呢?尤其是那些掌握著更多資源的家庭,他們的孩子和我們進行的可能都不是同一場比賽。


另一方面,城鄉之間的教育差距也是不可忽視的一個問題。


“最近做了一場電話調查,主要針對家長對老師滿意度,那些農村地區的家長真的很讓人感動,他們從沒有說我們輔導老師不好,反而在擔心一旦不讓上網課,孩子以后再去哪學這些更好的課程?!?/strong>某教培機構從業者對筆者說道。

其實,無論是監管政策的不斷落地,還是“雞娃”家長們找家教,商量新對策,只要有升學錄取率的存在,只要有突破階層,改變命運的夢想,學生就一定存在競爭,對教育的需求就不會改變。


所以,減負終究還是一項系統性工程,從教培這個點突破沒問題,但也要兼顧方方面面,比如,城鄉教育資源差距、職業技校的教學質量、就業前景等等。


當然,我們也相信,此次新政在規范行業亂象的同時,也會考慮到這一系列問題,隨著政策的進一步落地,未來的城鄉教育資源分配、職業教育社會認可度以及升學考試難度都會發生相應的改變。


最后,留給還在教培行業堅守的同仁們一句話,無論教培行業走向何方,加強對政策的了解,緊跟國家的步調,全面配合國家的安排,才是正確的選擇。


教培行業今天的現狀,或許早已注定。


聯盟臺的每一篇文章,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除非實在找不到),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原作者不同意請私信小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