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中考分流”,為何讓億萬家長焦慮?


文章來源 : 思想潮

作者 : 谷雨天


去年早些時候,在與一些中學老師、家長及學生的接觸當中,聽到了初中中考“分流”一說。談及此,無不顯露出擔心、憂慮,甚至焦躁不安的情緒。今年上半年,全國各地就先后出臺了“分流”的政策和措施。


本來“雙減”新政也好,初中畢業的“分流”也罷,初衷都是為了緩解目前流行病一樣的教育焦慮,從而有利于個人和國家的發展戰略。


但是,從天而降般神速的“雙減”與“分流”,果真能如愿以償嗎?


01

“分流”在即,誰能不焦慮?


中學分流在西方教育發達國家,比如德國,早已形成傳統,并非稀罕之事。德國的中學分不同種類:其中文理中學(Gymnasium)是針對考大學所開設的中學。


十年級之后再次分流,多數人(藍領白領家庭的孩子都不少)會自愿去讀各種技術學校。由于打通了教育上升的各種通道,已經形成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的分類定型及有機融合,分類不是分裂,定型并非固化。所以顯得自然而然。


在我們這里,被稱作教育創新,或者“下一盤教育的大棋”。這也難怪,在德國是傳統,是稀松平常的教育雙軌制度,在我們這里,的確是從來未有的創舉。


但是,陡然一下,希望多數初中畢業生去讀職業高中,將普通高中的招生數壓縮到百分之五十以下(有些地方甚至更少),的確引起了學生和家長的普遍惶恐和焦慮,家長們紛紛想方設法,為自己的孩子能考上高中尋找對策,不如找校外輔導培訓。


誰曾想,接踵而至的“雙減”政策帶來的校外培訓機構被“掃蕩”,在職教師有償補課的絕對被禁止,以及在職教師在校外培訓機構(假如還有活下來的機構的話)兼職,政府有關部門堅定地表示:如觸碰底線堅決依規處罰絕不手軟等等舉措。


這樣一來,家長們面對分流,面對自己的孩子上不了高中的嚴峻形勢,不僅繼續焦慮,而且愈來愈焦慮。


“分流”加“雙減”,對家長、學生們來說,說成是雪上加霜顯然不妥,有對“創新政策”大不敬之嫌,政策的制定者總是為廣大學生和家長著想的,“雙減”、“分流”新政應該是代表了他們的長遠、根本利益的。


只是,遠慮就算可以暫時不考慮,但近憂誰人能解呢?這樣匆忙地出臺“創新舉措”,躍進式、放衛星式地搞“分流”,只怕不僅事與愿違,還會損害教育公平。


02

高等職業教育不入“流”,怎么辦?


縱觀恢復高考以來的這四十多年高校變化歷程,不難發現,所有的一、二本工科院校都改成了“大學”,在大學的前面雖然也冠有“理工”、“科技”、“電子”、“石油”、“郵電”、“交通”、“林業”等等字樣,似乎只是工科學院的升級,其實不然,成了“大學”之后,除了原有工科專業之外,理科、人文、社科、藝術,應有盡有,與綜合大學沒有什么實質性區別。


“綜合大學”如雨后春筍般迅速長滿全國。只好委屈民辦和原來由老中專升成??频脑盒H肓新殬I高等院校了。最近也有人呼吁把三本院校變成職業高校??傊?,弱勢高校就可能成為職業高校的備選。


現有的公辦職業學院大都是八九十年代的部屬、省屬中專學校升格變身而來。原有的公辦“應用技術型”本科院校都變成了今天的“綜合”大學。雖然它們在“大學”字樣前都有一個定語,比如“科技”、比如“理工”等等。


這類大學在德國那就是職業大學(德國叫應用技術型大學)。不知道在德國每年三分之二的中學生會分流到職業高中,與可以報考一流的職業大學有什么關系?


倘若迎接職高畢業生的也有原來叫某某工學院、某某工程學院,現在叫某某理工大學、某某科技大學,而不是只有由中專和三本升格來的職業大學的話,也許職高會像名普高一樣,報考者趨之若鶩,當然也就用不著一紙文件“強行”對初中畢業生進行分流了。


也許工科院校都應該歸類為應用技術型職業大學,這本是理所當然順其自然的事。非常遺憾,我國的幾乎所有的所謂“一本”、“二本”工科院校,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弄成了實際上的綜合大學。


看看今年考生的錄取通知書就知道了,一不小心,你的文學院、法學院、商學院、外語學院、藝術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卻是前工科院校發出的。如此這般的話,職業高中長期成為“差生”學校的代名詞便不足為怪了。


一句“家長要轉變觀念”是說明不了問題的;


一句“社會對職業教育存在偏見”,話雖正確,同樣說明不了問題的。應該追問一句:家長對職業教育的錯誤觀念從何而來?社會對職業教育的偏見根源在哪里?


03

多少官員愿意自己的孩子分流到職高?


對照一下德國的高等職業學校,就可以知道,我們的這種高等職業教育格局本身就等于是向全社會昭示:職業高等教育是次一等(甚或次幾等)的高等教育,接受職業高等教育是差生的選擇。以此類推:初中畢業讀職業高中是差生的必由之路。


政府的教育管理部門恐怕不會不知道,如此格局的高等職業教育會給中等職業教育的生存及發展,帶來什么影響?這種簡單、匆忙,一刀切似的“分流”又會給教育的改革、職業教育的發展帶來什么?


大家都知道,德國的制造業舉世聞名,這得益于德國享譽世界的職業教育。而德國的職業教育之所以為人們稱道,是因為德國中學生的分流,不是一流二流三流的“流”,而是個性發展、職業理想的分流。


德國的綜合(學術性研究型)大學與職業大學相比是比較少的。選擇分流到文理高中,再到綜合性大學的學生,大都是有做學問,做研究,做學者的理想的中學生。何況進了大學后淘汰率依然很高。做學問,當學者畢竟不是多數人所為之事。


再有,德國的藍領與白領的收入差距和社會地位差距,是全世界最小的。換句話說,德國的貧富差距在世界上是最小的,我在德國目睹了干干凈凈的清潔車、垃圾運送車,環衛工人基本上都在職業學校受過良好的職業教育,其收入和福利甚至好過許多白領工作者。


至于他們的制造業,普通工人至少接受過很好的職業學校、技術學校的教育,高級藍領大都畢業于一流的職業院校。我國不少留學德國的工科生,所就讀的其實就是德國的“職業大學”(應用技術型大學)。


在德國,政府部門,甚至市、州官員的孩子,財團老板的孩子就讀職業高中、職業大學的大有人在,必須補充一句:并不是“這孩子不是讀書的料,成績這么差,讀職高吧”之類的原因才選擇分流到職高的。


我們身邊,我們社會,放眼看去,職業平等、勞動平等、勞動光榮的口號標語早已寫在橫幅上,掛滿宣傳專欄上了,但要植根于內心的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大凡“有點兒辦法”的家長,不管自己的孩子學習如何,大概率是不情愿自己的孩子被分流到職業高中的。


正因為職業教育文化的匱乏,勞動、職業“鄙視鏈”的真實、普遍的存在,再加上薪資待遇的原因,職業高中很難吸引優秀的人來做教師(千萬別誤會,并非說職校教師都不優秀,而是說,越來越對優秀的人才缺乏吸引力)。長此以往,“差”校、“差”師、“差”生惡性循環在所難免。


試問:政府官員有幾個人愿意自己孩子現階段分流到職業高中的——哪怕他(她)的確動手能力強過讀書能力,適合做技術工人?


由于德國社會是真的少有職業歧視現象,從政府官員到大眾,從家庭到社會,對于勞動本身,對于職業選擇不存在等級高下的觀念(從政府人員自身做起——這一點至關重要)。


可以說,在德國,從小學四年級畢業就開始的中學分流(大概到高中一共有三次分流),是建立在優良的職業教育文化土壤之上的分流(就主流而言,并非是完美無瑕)。


我國藍領工人與白領的收入差距也在逐漸縮小,尤其是高級藍領的收入的確不錯,但高級藍領所占比例實在太小??傮w看,兩者不管是從收入、實際待遇,還是社會地位看,差距依然較大,職業“鄙視鏈”依然較為普遍地存在,甚至是自上而下地存在。我們可以不承認,但實際情況就是如此。


04

強制分流,勝算幾何?


個人以為:“分流”是有條件的,這個條件既包括教育文化的培育與改良,也包括政府和高校的正確示導。


就初中學生的畢業“分流”而言,很大程度上一方面取決于高等學校的類型定位,確保真正優質的應用技術型職業高校的應有比例。從這個意義上看,高等職業教育的好壞決定著中學生“分流”是否具有內在動力。


所以,如果沒有勇氣對包括一、二本在內的大學類型定位,中學的“強制”“分流”難有勝算。借鑒別國的教育分流,不能只借外套,更重要的是借鑒別人是怎樣從根基上做強做大職業教育強壯體魄的。


也只有把職業教育不僅看成是國家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還是教育思想、教育文化的重要部分,同時還是關乎社會公平正義、個人生命質量及家庭幸福的要素,方可避免欲速則不達,損傷教育公平,跳出職業教育低端循環的藩籬。


聯盟臺的每一篇文章,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除非實在找不到),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原作者不同意請私信小編。


相關文章